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湖北宏泰子公司混改遭遇尴尬
  
  来源: www.fsmcgy.cn 点击:1783

湖北宏泰子公司在混合改革中遭遇尴尬

本报记者/宋文娟/北京报道

三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峡资本”)最近在北京产权交易所上市,以1.21亿元的底价转让湖北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9.71%的股权。

据记者《中国经营报》了解,湖北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湖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湖北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宏泰托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湖北宏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宏泰”)的四大金融业务单元。

但是,这次股份转让实际上是明股份的一笔真正的债务。湖北宏泰有义务回购股份。收件人可能是湖北宏泰本身和指定的一方。然而,另一家子公司湖北资产管理公司的混合改革也处于尴尬的境地。其引入股东复兴集团和文华传媒所持股份。上海市公安局已经全部冻结。复兴集团卷入刑事案件,实际原告被捕,高级管理层涉嫌集资诈骗,公司濒临倒闭。

明谷地产债

根据上市信息,湖北国有资产运营的股权结构为:湖北宏泰持有66.02%,华能桂鑫持有19.42%,三峡资本持有9.71%,天豪环境持有4.85%。三峡资本控股已认购9708万元人民币作为转让标的。

事实上,这部分股权属于明股份的实债。根据湖北宏泰在上海清算所披露的2018年度报告,本集团在湖北国有资本运营中的注册持股比例为66.02%,实际持股比例为93.15%。2017年1月,湖北国有资产运营公司从三峡资本控股公司和华能桂成信信托公司共引进投资3亿元。本集团有义务回购其股份,即投资于明股份的实物债券。它反映为集团层面的债务,并在“其他非流动负债”中报告。

湖北宏泰2018年度报告还披露,湖北宏泰对湖北国有资产运营拥有93.15%的投票权。

湖北宏泰在2017年度报告中解释了“上市股票真实债务”形成的原因:为了引进湖北省外资金,壮大业务部门,引进先进管理经验,特别鼓励关联企业增资扩股。对社会资本有强烈吸引力的企业需要引入股权基金。如果早期难以引入股票型基金,“上市股票真实债务”基金可以在过渡阶段引入,并在后期成长后被替代。这部分资金在湖北省国有资产运营报表层面反映为实收资本,在湖北省宏泰层面反映为其他非流动负债。

在湖北宏泰2018年度报告中,“其他非流动负债”声明如下:根据2018年度报告中的其他非流动负债,华能信托融资2亿元,三峡资本融资1亿元。“华能信托融资基金”和“三峡资本融资基金”是华能桂新城信托和三峡资本控股的投资,于2017年1月引入湖北鸿泰的子公司湖北国资运营。这部分资金有回购股份的义务,属于明股实债。

然而,上市信息并未披露该股权为明股份的真实债务,也未评估该公司对湖北国有资产运营的评估。这位记者致电北京产权交易所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不清楚上市股票是否是真正的债务,从现有的上市数据无法看出。”

因此,一家上市公司的资本运营总经理向记者分析,为了转让该上市公司的真实债券股份,接受者应该是湖北宏泰或湖北宏泰指定的一方。“回购义务人必须由湖北宏泰或湖北宏泰指定。回购既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义务,但它并不排除第三方接管。此外,明沙的实际债务是有区别的

“明股票的真正债务表面上是股票,实质上是债务。事实上,还会有一系列的附属协议。投资者自己不承担股票投资的风险。”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贾辉告诉记者。

除了名谷真正债务的“股东”华能,还有三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天豪环境有限公司。sz),湖北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另一个股东,通过混合改革引入,与湖北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交叉持股。湖北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也是天浩环境的股东。天豪环境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湖北国有资产控股公司持有4.92%的股份,4300万股,其中已质押2400万股,质押率超过50%。

天豪环境副总裁透露,天豪环境将于2017年投资5000万元用于湖北国有资产管理,如果价格合适,其持有的股权也可以转让。“我们之前与北京宏泰天豪环保绿色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宏泰天豪环保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邮编:)有一个合资企业,现在该合资企业已经‘终止合作’。我们在湖北的国有资产运营只是一项金融投资,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

田燕查信息显示,北京鸿泰天昊环保绿色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注册成立,目前公司处于注销状态。湖北国有资产运营公司第二大股东华能桂信信托告诉记者,在湖北国有资产运营公司的这个(投资)项目中,华能桂信信托估计是渠道。未来是否会像三峡资本控股那样上市转让,需要根据委托方的意愿进行安排。

根据上市信息,2018年湖北国有资产的营业收入仅为7800万元,但营业利润为1.41亿元,净利润为1.32亿元,总资产为17.5亿元。2019年情况略有好转,今年前10个月营业收入约1亿元,营业利润6500万元,净利润6200万元。总资产19.7亿元。

在湖北鸿泰内部,湖北国有资产的运营被称为“鸿泰资本”,即所谓的“资本公司”。

2017年年中,湖北国资计划进行第二轮增资扩股,但公开信息显示未能再次引入外部股东。2018年,湖北宏泰集团再次增资4.6亿元。

11月5日,湖北宏泰新任总裁陈志祥到湖北国有资产运营研究院表示,资本公司的计划必须面对“在考核压力下探索转型之路”的现实。他还表示,风险管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必须摒弃外部原因,反思风险的内部原因。

另一位湖北宏泰高管刘伟指出,宏泰资本需要自己发展。资本公司目前存在的问题是过度依赖集团,缺乏独立融资能力,行业分散但不专业化,人员结构亟待优化。

根据裁判文书网的信息,湖北国有资产管理也直接踩了雷。2017年7月,湖北省国有资产运营公司支付了东方金隅(。SH)通过天丰证券向云南兴隆公司返还股权达到5.5亿元。实现股票返还权的支付日期为2018年7月10日。2018年7月,无论是云南兴隆公司还是担保人赵宁,都没有按照约定支付当期股票收益权的部分已实现金额,构成违约,给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湖北宏泰集团以成为湖北省最大、最具功能的黄金控股集团为愿景,通过3-5年的努力,确立了“1”的发展目标,将湖北宏泰集团打造成湖北省最大的金融控股集团和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二”是指充分发挥投融资功能;“3”指成立新兴产业基金、金融产业基金和并购产业基金;“四大”是指四大商业板块的建设:

现实情况是,湖北宏泰的另一家子公司湖北资产管理公司的混合改革也处于相对被动的局面。其介绍股东复兴集团(复兴集团通过义乌市宓尚创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控股)和文华传媒(。深证)分别持有被上海市公安局冻结的湖北资产管理公司22.67%和10%的股份。

目前,复兴正处于刑事案件中,处于瓦解的边缘。8月29日晚,复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在被发现失踪并逃往国外两个多月后,被上海警方押送回国。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5月8日宣布,复兴集团四名副总裁因涉嫌集资诈骗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逮捕。

这一轮混合改革也给湖北资产管理公司带来了诉讼麻烦。根据天空调查的资料,湖北资产管理公司与被告上海复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合同纠纷一案将于2020年2月11日上午9时在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十一庭开庭审理。

湖北资产管理公司作为拥有不良资产特许经营权的资产管理公司,因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公布年度报告,分别于今年9月12日和2017年7月11日被湖北市场监督管理局列为异常经营名单。

同时,湖北省国有资产运营因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公布年度报告而被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列为异常运营名单。

记者在中共湖北省纪委官方网站上看到,早在2016年,湖北省委第11检查组就向湖北宏泰汇报了检查情况,如招标业务违法分包、资产管理逾期项目多、子公司管理混乱、干部选拔程序扭曲、选拔任用不规范、干部档案管理混乱等。

湖北宏泰集团在2017年向上海清算所提交公司债券发行数据时也坦言,公司金融平台相关业务经验较少,竞争优势较弱。随着宏观调控和市场预期的变化,公司将面临更大的业务转型风险。

记者分别就湖北国资经营的明股份的实际负债情况和股份转让中是否存在湖北鸿泰回购行为,分别致函湖北鸿泰和三峡资本。截至记者发布新闻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友情链接:
清水岩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fsmcgy.cn 技术支持:清水岩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