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人气推荐
单亲妈妈食用无限极产品后 一年内3次被下病危通知书
  
  来源: www.fsmcgy.cn 点击:1161

单身妈妈的噩梦:吃了无限量的极地产品后,一年内三次接到病危通知

无限量的极地经销商杨和苏东联对我说的最多的话是 '如果你用元购买产品,我将是你的恩人;但是如果你买一千美元,我将是你的敌人。当时,我只以为他们想让我买更多的保健品,但最终他们真的成了我的“敌人”

12月13日下午,浙江杭州天气晴朗。然而,由于服用了无限量的产品,身体有问题的单身母亲方翔宇却饱受疼痛和憔悴之苦。她独自躺在杭州萧山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呼吸与危重病科,不得不一直佩戴呼吸器。然而,方祥羽却半开玩笑地接受了《国际金融报》记者的采访。

在过去的一年里,方翔宇经历了三次医院抢救,三次医生的危重病通知,没有人照顾她11岁的儿子,以及因严重的心肺损伤导致的巨额治疗费用.当和记者《国际金融报》谈论过去发生的一切时,方祥羽无法掩饰内心的痛苦和遗憾。在她看来,上述“噩梦”始于她在杨的推荐下吃了无限量的产品。

萧山第一人民医院夕阳余晖中,小带着

1

结识了一位来自陕西爬山的无限经销商

方祥宇。与杭州结婚后,他在儿子一岁时离婚,并独自在杭州抚养儿子。因为她从小就患有哮喘和呼吸道疾病,所以她通常选择爬山锻炼。也正是因为爬山,方祥羽认识了杨。我从没想到这个相识会改变方祥羽原来的生活。

根据方祥宇的描述,杨有一个“无限极地工作室”,专门生产无限极地产品,对治疗哮喘等疾病有很好的效果。当杨得知她患有哮喘时,他跟她谈了无限量的产品。起初,方祥羽对她视而不见。双方只留下了手机号码,并加入了微信,匆匆分手。此后,随着两人通过微信逐渐认识,杨开始多次向方祥羽推荐无限量产品,并邀请方祥羽参观他的工作室。

2018年11月26日,说服方翔宇前来参观杨在镇上的无限工作室。自称是杨上司的苏东联也在现场。杨、苏东联表示,许多糖尿病、风湿、哮喘患者在使用了无限量的极地产品后,病情有所好转,并督促方祥宇按时食用无限量的极地产品,这肯定能治愈哮喘。

患哮喘病,加上杨、苏东联的强力劝说,方祥宇设立了498元的无限会员卡,购买了1500元的产品,即“无限增健口服液、无限灵芝黄胶囊、无限钙片、无限畅心味口服液、无限晶云、果汁饮料浓缩糖浆”。然而,方祥羽也留下了一颗心,只付了1000元,说等他的病情好转,他会付剩下的500元。

方祥宇购买了方祥宇提供的无限量极地产品

“我也知道无限量极地产品是保健品,不能治病,但当时还是很困惑,后来想提高免疫力。”但是方祥羽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体状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因为吃了无限量的高档产品而开始恶化。

2018年12月12日左右,食用无限量极地产品后仅半个月,方祥羽开始出现腹泻、呼吸困难、耳鸣、心悸、嗜睡、乏力等不良反应。感觉不适后,方祥羽迅速询问杨、和苏东联是否需要调整剂量,对方却告诉他们不要减少剂量,最好多吃点。因此,方祥羽开始按照对方的说法增加剂量。

2018年12月20日,方祥宇几乎完成了购买的产品,但不良反应没有减少,反而逐渐增加。根据她的描述,当时她的脸和脚开始肿胀,伴有心悸、心跳加快和呼吸困难。

当时,苏东联还在劝说

当记者问他有没有服用医院开的药,有没有什么不良反应时,方祥宇说从开始服用无限量极地产品后就没有再继续服用,因为杨和苏东联说医院开的药和无限量极地产品不能同时服用。

2

三重二议

方祥宇因呼吸困难,出现严重不良反应,无法就医,于2018年12月24日被紧急送往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当时医院发出了危重(重症)通知,显示心肺功能严重受损,难以恢复。

"当时,我是在通过呼吸机、氧气、激素和大量抗生素药物进行全面抢救后才从生命危险中获救的。我仍住院半个月,回家后活动受限。”方祥羽回忆说,他第一次临死的时候仍然很担心。“虽然我有哮喘和支气管扩张的病史,但我平时身体很好。在带我的孩子上学的时候,我也可以做兼职来补贴我的家庭。自从服用了无限量的产品后,哮喘复发和恶化,甚至发展成其他疾病。你需要每天从寻呼机上获取氧气,每月需要3000多元的药品来维持生命。”

据说方香玉在第一次病危后就向无极竿投诉此事。当时,无极总部指派上海分公司的吕工作人员处理此事。不过,卢也是的一个经销商,并不是无限公司的内部人士。最后,吕出面与杨和苏东联沟通进行调解和交涉,发现两人在销售中进行了虚假宣传和夸大疗效。服药后的不良反应也造成了增加剂量的失误。方祥宇需要赔偿1万元,但要得到赔偿,方祥宇需要在收据上签字。

方祥宇提供的收据显示:“因无限量食用极地产品而导致的住院费用1万元,由责任方杨、苏东联共同承担。双方通过谈判达成了协议。今后,健康问题与杨、苏东联和无限公司无关。”这张收据的日期是2019年1月17日。

10,000元收据,方祥宇提供

“当时我欠了很多治疗费,借款人在收债,另外我一个人拉扯孩子,经济拮据。为了先拿到1万元,我勉强同意在收据上签字。”方翔宇表示,她不同意收据中“与无限公司无关”的说法。她认为她签署收据的无限理由是为了免除责任。

自从第一次接到病危的通知,方祥羽说他已经接受了呼吸机、氧气和中西药物的治疗。半年后,他的病情又恶化了。2019年11月7日,方祥宇因呼吸衰竭再次住院,并于2019年11月19日经无创呼吸机、高频氧疗、激素及抗生素药物治疗后出院。

方祥宇(已被高频吸氧取代)躺在病床上,肖摄

方祥宇告诉记者,从2018年12月24日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到2019年11月28日,他的住院费用(包括吸氧和医药费)超过10万元。如果加上护理、营养和在家失业的费用,总数接近30万元。

但算完过去半年的账目后不久,方祥羽又躺在病房里。

12月1日,方祥宇再次入院急救。与此同时,他获得了一年内的第三次严重警告。根据方祥宇提供的医院诊断证明,方祥宇被诊断为支气管扩张伴感染、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阻塞性肺气肿、慢性肺源性心脏病、心功能不全和呼吸衰竭。医院给出的治疗建议如下:患者反复出现支气管扩张感染、呼吸衰竭、使用无创呼吸机,建议进行肺移植。

最新的医院诊断显示方祥宇提供了

0663-

然而,方祥宇表示,在沟通过程中,无限电杆公司并未承认自己的过错,而是将所有责任转移给了经销商。她不同意赔偿方案,因为事故给她造成的损失无法赔偿10万元。

从那以后,无限电杆公司就没有再联系方祥宇沟通此事,而是开始冷淡对待对方。“找各种理由推卸责任,一拖再拖,态度完全不同于以前!我不再提及之前的沟通,我将获得10万元的补偿。”方祥羽说道。

方翔宇说杨的无限工作室是“空的”。

3

Unlimited: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处理方式

12月13日晚《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经销商杨、苏东联,但无人接听。

后来,记者拨通了陆的电话。对方说他以前也是个商人,但他筋疲力尽,去做其他生意了。鲁肖伟没有回答什么时候他会停止成为一个无极极。他说不清楚无极杆是否还在和方祥羽沟通,是否有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据吕说,当时公司催他解决相关问题,他给了方祥宇1万元。这与方祥羽的说法不一致。方祥宇说,杨、苏东联给了他1万元。关于这一点,记者《国际金融报》还没有收到杨和苏的回复。

关于方祥羽的10万元协议,卢说当时恰逢陕西无限事件的揭露,公司想尽快平息方祥羽的案子,但方祥羽不同意。卢还提到,当时方祥羽索要一大笔钱。至于以后的事,鲁说“不要再问了”。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1月,在方祥宇与无限极地经销商解决问题的第一次谈判中,被认证为“涉嫌造成幼儿无限性极端心肌损害的当事人”的田淑萍在今天的头条披露,在她3岁的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的用药期间,她遇到了无限极地指导员范某(陕西无限极地经销商),并建议后者每天为其子女服用8种无限极地产品。然而,田淑萍女儿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许多医院诊断她患有佝偻病、肝损害、心肌损害和其他疾病,原因是“药物积聚和药物滥用”。

这件事已经调查过了。此后,无限极公开承认公司存在经销商管理制度不完善、主体责任不明确、经销商夸大和虚假宣传查处不力、对未经授权制造、销售、传播、使用夸大和虚假宣传非法材料监管不力、消费者投诉处理单一、人文关怀不足等问题。说这个教训是深刻的。

那么,在方祥宇的案例中,经销商是夸大其词还是进行虚假宣传?

在12月13日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无极杆表示:“公司已经关注方女士的相关情况。自2019年1月至今,公司已与方女士多次沟通。该公司一直在寻求妥善处理方女士对许多变革的要求。”无限方还表示,本着尊重事实、不回避问题、维护消费者权益的精神,公司敦促经销商进行沟通,并积极推动和协助事件的处理。

但是,对于经销商是否有问题,无限极是否对涉及的经销商进行过核查,无限极在记者发布新闻稿之前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说“会就此事与记者进一步沟通”。

4

律师:企业有义务培训和监督经销商

无限极是成立于1992年的李金积保健品集团的成员。官方网站显示,无极杆是一家从事中草药保健品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的现代化大型企业。

Eye check显示无限电杆(中国)有限公司有3条因产品责任纠纷被他人或公司起诉的法律诉讼信息,2条因产品责任纠纷被他人或公司起诉的法律诉讼信息

去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站发布《国际金融报》,指出保健食品经营者在进行保健食品营销和电话宣传时,应真实合法,不得进行虚假或误导性宣传。今年1月8日,包括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内的13个部门启动了“百日行动”,共同控制全国“医疗”市场的混乱。

The infinite aspect向记者《关于进一步加强保健食品生产经营企业电话营销行为管理的公告》指出,为应对今年的“百日行动”,公司开展了自查自纠,针对夸大和虚假宣传推出了专项整治“十项措施”和“十二条禁令”,加强了对经销商各方面的管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企业有义务培训和监督经销商和直销商。一旦经销商出现问题,企业也应根据相应的过错承担一定的责任。

然而,医药领域的一些人向记者指出,在许多维护保健品权利的案例中,消费者往往需要证明他们的身体状况与他们服用的产品直接相关,但很难获得相应的证据。

在前一个关于权力和健康的案例中,一位相关方的律师告诉记者,“双方都缺乏证据,而且孩子们也使用了其他医疗方法,所以很难确定权力和健康有什么责任。”

方翔宇还告诉记者,她本来希望给医生诊断一下她的身体突然恶化,但医生以“身体状况复杂”等类似理由拒绝了她。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法人告诉记者,方翔宇的经历并不独特。在研究的近200例食用保健品的受害者中,消费者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很容易听到保健品可以治愈所有疾病的虚假宣传。她直言不讳地表示,保健品市场日益繁荣。在消费者对“保健品”有很高心理预期的背景下,法律不够完善,对受害者的保护力度不够,对企业的惩罚力度不够,整个行业一片混乱。

记者王敏杰晓怡蔡淑敏

友情链接:
清水岩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fsmcgy.cn 技术支持:清水岩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