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她穿着旗袍造原子弹,比林徽因更圆满
  
  来源: www.fsmcgy.cn 点击:1285

公开号码:带着灵魂芳香的女人(身份证号码:李晓意)今天,我想给你介绍一个我特别崇拜和喜欢的女人,吴健雄。

在传说中,她是袁世凯的孙子的妻子。从她的个人成就来看,由于性别歧视,她错过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她是中国世界中身体素质最高的女性之一,但她们都不是。她打破了“女性物理学家”的刻板印象,不仅可以用冷水吃面包,还可以穿旗袍和涂口红。

2月16日是她逝世23周年。

吴健雄,生于1912年,家中排行第二,属“剑”辈。根据家谱中“英雄”的顺序,他父亲给了她一个非常男性化的名字熊健。事实上,这个家庭是一个漂亮的女孩。

▲左起,她的母亲范,哥哥,父亲

开明的家庭让她从小就受到和男孩一样的教育。11岁时,她去离家50英里外的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学习。她不仅擅长人文学科,而且擅长自然科学。

之后,她被护送到南京大学的前身国立中央大学数学系,然后转到她最喜欢的物理系。最后,她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两年后,她有机会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物理学博士学位,这成为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24岁时,她受到了当时最着名的物理学家内斯特劳伦斯、塞格利尔和奥本海默的指导。

▲左:吴健雄在家学习的时候,右:吴健雄出国前和父母拍了一张照片

吴健雄曾经说过:“没有父亲的鼓励,我现在可能在中国某个地方的一所小学教书。”

在大多数情况下,教育水平决定了一个女孩的视野和思维,她辨别事物的外观和本质的能力明显提高。学习的过程本身就是筛选和过滤。这并不是说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必须道德高尚,而是说相同的教育水平带来了更密切的价值观,友谊、爱情和社会交往的磨合成本更低。

这种优势在吴健雄未来的婚姻、朋友圈和做事方式中尤为明显。

▲ 1940年,吴健雄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

学习对很多人来说很难,但对她来说却是一种享受。她甚至认为学习比社交有趣得多。

当她爱上后来成为她丈夫的袁家骝时,她最常去的约会是在学校图书馆。甚至有一次,她和她的好朋友阿蒂娜计划在暑假去度假,附带了两个难以置信的条款:“第一,在假期里,我希望用整个上午来学习,只在下午晚些时候和晚上和你呆在一起。“你介意吗,”

第二,‘袁先生很想见我,但我真的很受不了。如果你不介意,也许我们可以邀请他和我们一起度假。他确实是一个安静的人。

在女学生欺负吴健雄的想法中,她的男朋友和女朋友都不如她的好朋友“学习”。此外,她一点也不忸怩,并且非常优雅地表达了这一观点。

物理学家在许多人眼里是“天才怪人”,孤僻而沉默,但吴健雄一直很受欢迎。

她一生中最好的朋友是着名的女画家孙多慈。两人在国立中央大学相遇。吴健雄是理工学院着名的才女。她的同学叫她“南楼琼花”。一个比她小一岁的大三学生孙多慈,当时就被吸引去见她。

▲1935年,22岁的孙多慈回忆起在毕业照的吴健雄

国立中央大学的孙多慈:

“她在大约200名女同学中如此出众,当然她也是普通男生追求的目标。不仅男孩,女孩都被她迷住了。“

孙多慈出生于安徽寿县。她的祖父是孙家鼐,晚清一位伟大的大臣,他创建了史静大学堂。她曾担任劳动部长、礼仪部长、官员、家庭事务部长和中国第一任教育部长。她本人与潘、关等女画家一起,成为民国初年油画界的代表人物。她最有争议的经历是与徐悲鸿的“师生之爱”。

▲孙多慈自

孙多慈为法国国家美术学院做准备,吴健雄让她的法语老师给她一对一的口语指导。

为了提高学费,孙多慈在美国没有画家或教授的架子。为了挣钱,他接受了许多初级工作,早早离开,晚些回来,帮助他周围的小餐馆画大而明亮的广告画。起初,吴健雄认为收入很高。后来,袁家骝和餐馆老板谈了谈,发现画广告只花了100美元。

'算了,算了,我们不画画!你就呆在家里给我画一幅画。一幅画要花你两倍的钱,200美元。没关系。"

▲孙多慈素描

▲孙多慈的《泰国公主》

▲孙多慈的《美女

▲孙多慈的晚年作品也是她最喜欢的作品。在中国文化中,鹿是吉祥物

吴健雄似乎盛气凌人地要求孙多慈专注于提高自己的绘画技巧,而当她给予这些帮助时,她并不富裕。

当孙朵慈和徐悲鸿的师生关系被激烈争论时,吴健雄总是和她的好朋友在一起。她曾建议孙多慈:“你不能这么优柔寡断,你不能打破它,你必须面对现实,制造混乱。”

▲中年的孙多慈

她对待朋友热情如火,真正把关心放在行动上,而不是嘴上。这种真诚和支持让她拥有了一群“神圣”的朋友:“钱学森是她婚礼上的摄像师。

胡适公开说当吴健雄的老师是他一生中最骄傲的事。

在建筑师贝聿铭的眼里,有一个全新的想法,她知道所有最新的东西,她死后的墓地也是由贝聿铭自己审核通过的。

▲第一排的贝聿铭和第二排的和四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为她创办了学术基金会。

他唯一的儿子袁伟成出生的那天,普林斯顿大学袁家骝的同事爱因斯坦来祝贺他。

有趣的是,吴健雄与当年的林银辉非常相似。两人都有豪华的朋友圈,男性多,女性少。他们结婚了,但是有异性朋友羡慕他们。林在中国被称为“客厅夫人”,充满了“绿茶”的讽刺意味。在美国,吴健雄实际上是物理女王,成为朋友们的中心,赢得他们的爱、支持和喜爱。

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个性,还是因为当时中国和美国对待女性的方式不同?

在美国学习的第三年,吴健雄加入了他导师谢尔盖教授的研究团队,并对他工作中最关键的问题负责。他自己完成了“探索铀核裂变产物”的实验。

▲20世纪50年代,吴健雄在实验室取得的成就之一对后来的曼哈顿计划的成功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战争结束前制造了原子弹,迫使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并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她最着名的成就是参与了宇称不守恒的实验验证,但只有她的同事杨振宁和李政道获得了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在当时的学术界,吴健雄的实验结果无疑具有优先权。许多科学家对吴健雄没有获得诺贝尔奖感到惊讶甚至愤怒。一些人将原因归咎于对东方女性的歧视,而其他人则怀疑颁奖委员会认为获奖者不应超过三人。

▲1958年,普林斯顿大学授予名女科学家吴健雄荣誉博士学位(第一名左二名)。同时,李政道(右一)和杨振宁(右二)吴健雄从未公开回应这些评论。然而,她在1989年写给一位新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的信中说:“我的一生都致力于对弱势角色的研究,我很享受这一过程。虽然我从来没有为了获奖而做研究工作,但当我的工作因为某种原因被忽视时,它仍然深深地伤害着我。“

即使她错过了诺贝尔奖,吴健雄仍然赢得了无数的奖项,而物理奖更是意义深远。让我简单总结一下:她是地球上身体成就最高的女性之一,被称为“东方的居里夫人”。

▲1976年,吴健雄收到了

她是第一个获得沃尔夫物理学奖的人;

东南大学报请中共中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在校园内修建吴健雄纪念馆。

她在一个女性很少涉足的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和认可。

在一个取得巨大成就的女人背后,她需要更多的男人来支持她。

在婚姻方面,和林也很相似。他们都嫁给了同龄人。吴健雄的丈夫袁家骝不仅是袁世凯的次子袁柯文的儿子,还是一位着名的物理学家。尤其是,他真诚地感谢和支持他的妻子。

▲1942年5月30日,吴健雄30岁生日的前一天,他和袁家骝结婚了。

吴健雄明确地说:“我想叫吴教授,而不是袁太太。”

虽然他的祖父是袁世凯,有许多妻妾,但袁家骝性格谦虚。他不仅知道这一点,而且公开而真诚地承认他妻子的学术成就更高。他到处帮助他富有进取心的妻子。他做了很多家务,比吴健雄更照顾他的儿子。

这与林、和梁思成不同。梁思成的学术成就比林高。林在夫妻关系中承担家务,努力为梁思成提供一个稳定的研究环境。

▲吴健雄、袁家骝和儿子袁伟成

从这个角度来看,袁家骝真是少见。

吴健雄内心的爱和喜爱表现在每当她有空的时候,她都会用江南女子的厨艺来回报她勤劳的丈夫。出生在中国北方的袁家骝对吴健雄做的狮子头、鸡汤、青菜和馄饨赞不绝口。他们从年轻到年老都彼此相爱。

新婚时,吴健雄曾写信给他的好朋友阿蒂娜,说他深深沉浸在家庭的幸福中:

“在一起生活的三个月里,我更了解他。他在繁重的工作中表现出的奉献精神和爱心赢得了我的尊敬和钦佩。我们热恋中。

在男性绝对占主导地位的科学领域,吴健雄对只有5%的教授是女性感到悲哀。

她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女性与科学”研讨会上幽默地说道:“我非常怀疑,即使是微小的原子和原子核、数学表征或生物基因分子,对男性或女性也有不同的偏好?

吴健雄的许多朋友认为是她的丈夫袁家骝的支持给了她在妇女问题上畅所欲言的信心。

拥有幸福家庭的吴健雄自信地说:“认为所有女科学家都是不修边幅的老处女是男人的错。

她非常喜欢美丽。即使她很忙,她也会尽可能选择每周二去一次理发店,每周看一次电影,定期看一场艺术展,欣赏艺术作品。

在父母的影响下,他唯一的儿子袁伟成也成了着名的物理学家。他回忆道:“我母亲是一个思想开放的人,从不带着任何偏见看待事物。许多人认为这样一位着名的母亲可能对我的决定有一定的影响。相反,她从未暗示我应该追随她的脚步。她总是让我做天生对我最好的事情。

1990年,紫金山天文台以吴健雄的名字命名小行星2752为“吴健雄星”。今天,它在我们头顶的天空漫步。

1997年2月16日,84岁的吴健雄去世。她的墓志铭写道:“她加入世贸组织,优雅和智慧,以及她真诚的爱、决心和智慧都印在她身上。

她是一个杰出的世界公民,一个永恒的中国人。

在主流价值观中,吴健雄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名副其实的“事业和家庭的双重收获”。

从女性自我的角度来看,她也是令人满意的。她从不隐藏和抑制自己对事业的渴望。她尽全力去做。她以其独特的人格魅力和杰出的成就吸引了她的终身伴侣。这两个人一生相互支持。

吴健雄先离开了她的丈夫。

在观看《吴健雄纪念馆》的竣工视频时,袁家骝忍不住在妻子背后大喊:“你好吗,熊健?”

所有在场的人都被感动了,最后他选择和妻子一起葬在家乡六合。

参考:

陈《" 东方居里夫人 " 吴健雄的南京缘》

张建初《你的温柔,我的慈悲 : 孙多慈与徐悲鸿爱情画传》

李政道1997.5.30北京大学“纪念”演讲

嘉义世博会《幸福着,遗憾着记物理学家吴健雄女士》作者:

黄炜《实验第一,生活第二 吴健雄比居里夫人更优雅》

End-

源|程翠,心灵芬芳的女合同作家。十年电视,写新青年。关注女性成长,喜欢艺术分享。在成长的道路上,我一直在与自己抗争。我痛苦又快乐。第一个有着芬芳灵魂的女人。

注:本文附图选自吴健雄及本文提及的相关数字。属于相关权利人。如果有任何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邮件

友情链接:
清水岩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fsmcgy.cn 技术支持:清水岩信息网 | 网站地图